我好了

经过一轮的消化,我没有事了。

Gwen告诉我说要谢谢她,让这件事情成为我的一个lesson,让我知道要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,还有处理事情。

也不想说太多了,就让它变成一个小小的回忆。

况且说太多,我想辉也会不开心。

一些人认为我太让他,迁就他,很多时候,其实是相反的,应该要谢谢他一直以来的忍耐呢。

就这样吧。

原来她是那么恐怖

今天一早起身,发觉原来一觉醒来之后,感觉仍然在。

手握着方向盘,看着窗外阴阴的天气,树叶不断地被微风吹着,更加为我的心带来几分沉重。

那么简单的路程,我竟然走错路了!第一次走错那每天走的路。唉,笨!

我决定今天要拼命工作,找回那大量流失的安全感和存在感。

很想现在看见他,给我那小小的安慰。

我乱了

今天,我真的太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
早上一大早,他的EX寄了一封简讯给他。平时他的电话响,我就由得它。可是当时电脑的音乐在响,我又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走过去把电话铃声按听。

其实我勉强可以接受和EX保持联络的,但是内容真的太暧昧了,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。

我心立刻乱了,坐又不是,站又不是,越想就越多。

而且今天下午他outstation到西马去,我不能不把这一切联想在一起。

可是经过多次以前的经验,我告诉自己我要冷静。

我在房间里徘徊了一阵子,我要等他冲好凉之后责问他吗?那不是代表我不相信他?我要大大声哭吗?那他又会觉得我很烦?我开始很急..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我在想,为什么每当我看见他们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的时候,都显得不自然,好像不熟了,没有交谈,但是简讯的内容却对他的行程那么了解,而且是那么的‘开心’。

我又想,我应该要扮着没有事情发生吧,让他自己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。可是,另外一方面,我又想,万一他看了那封简讯之后也当着没有事情发生呢?那我又向自己的心再割多一刀。

我很乱很乱很乱,在沙发上坐了一下,又在床上坐了一下,又走到窗口看看,眼泪就在越想越急得时候流了出来。只好拿着毛巾捂着嘴巴放声大哭。唉,没有用。

之后,事情解决了,我听了他的解释之后,他告诉我说是他的EX的问题。我选择的就是相信他。

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为什么我还不能放开,看化?也许这次是他的EX,是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他的EX,还那么主动,我当下失去了很多很多的安全感,我觉得今天所发生的和我之前所看所闻的是完全相反,我觉得自己很无知,我什么都不懂,我开始怀疑有多少东西我不知道,我很害怕……

为什么偏偏选择对付我呢?我真的不会斗不会抢,就是看见我这个弱点了吗?

我也太对不起他了,我不能够很大方,不能够坦然接受,我觉得自己很小气。原谅我